图赫尔:世俱杯献给阿布 几次赶飞机被叫了回来

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常山

切尔西加时赛击败帕尔梅拉斯,在阿布入主后拿遍了所有可能的奖杯。主帅图赫尔赛后将胜利献给阿布,“毫无疑问,这是献给他的。决赛结束后,我们很快在球场上见了面,我说:‘这是你的俱乐部,你的投入和激情使之成为可能。’我很高兴参与其中。”

缺席半决赛的图赫尔透露,他经历了忙乱的36小时,差点没能赶上决赛,“由于时差关系,我们知道最后时限快到了。那是倒数第2次机会,最后1次机会是今天早上到达。我好几次在开车去机场途中被叫了回来,因为检测结果不是阴性,最后还是搞定了,我赶上了昨晚8点15分的晚餐,所以没机会参加最后1次训练。

“当然,今天我参加了赛前会,我试图一切如常,努力让球队冷静下来,告诉他们这是多么美妙的机会,世界上每个球员都嫉妒我们踢决赛,外面那么多年轻男孩都梦想这场决赛,我们提醒自己,每个人都曾经是这个男孩。这也是享受的时刻,享受我们付出的努力和牺牲。但这是我到这里的第1天,现在就要离开。

“半决赛看直播的感觉并不好受,我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。我有个战术镜头的画面,可以看到整片球场,还有另一块大屏幕的电视画面。中场休息和下半场,我与边线上的助手保持联系。对阵普利茅斯的杯赛中,我们也是这样做的,但这并不是说我一直在和他们说话,而是每隔10分钟或15分钟,我可能会给点意见,因为你有更广的视野,但教练也需要在边线实地感受,只在办公室里指挥是不可能的,你需要贴近比赛和球员,才能知道哪方面做得好,谁出场有用。”

谈到对手帕尔梅拉斯,“他们很强大,典型的南美球队,个人能力强,我们知道创造机会很难。必须要有耐心,就像决赛时而出现的那样,一开场就陷入僵局,你寻找解决方案,但不想给对方反击留下空间,因为他们反击非常出色,我们很难踢得流畅。下半场我们稍稍改变了阵形,更容易找到空间。进了一个漂亮的球,之后似乎渐入佳境之时,我们防守边线球时送点,这极其罕见,然后又从头开始,这在精神和身体上都不容易。加时赛我们再次变阵,球队做得非常好,完全控制了比赛。替补球员起到巨大作用。如果很晚得到点球,你当然是幸运的,但我认为这是应得的,因为我们有很多机会。”

谈到南美与欧洲俱乐部财力差距,“在1场比赛中,你总是可以缩小差距,甚至是财力差距。巴西是个足球大国,有这么多优秀球员,永远不能怀疑他们一两场比赛的竞争力。也许这项赛事在欧洲并不那么受重视,但赛前在大巴上,看到球场灯光,你不太了解对方,这是奇妙的感觉,其他任何感觉都无法比拟。”

谈哈弗茨再度决赛破门,“他今天表现得很果断,罚点球并不容易。我很高兴他站了出来。”

谈芒特伤退,“他当时受伤了。他和阿兹皮利奎塔在后门柱跑动,他们摔倒了,对方球员倒在了他的脚踝上,他的韧带伤得很严重,他说感觉不好,不知道能否继续,所以我们做出了换人决定。”

吕迪格获得是役最佳,“他当然在谈续约,这并不新鲜,也不影响他的表现,这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,其他由俱乐部和经纪人来处理。”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